【入党故事】石丹林:红色家庭的初心传承

来源: 作者: 发表日期:2021-04-22 阅读次数:

我今年71岁了,面对学生们,可能多数同学的年龄对于我来说,已不是下一代,而是下二代。不管是否名实相符,我感到自己年过七十还能发挥余热,已是不胜荣幸。当然我不敢自夸,与八十多岁仍在为国出力的钟南山院士相比,与九十多岁仍在核潜艇研究所上班工作的黄旭华老先生相比我就差远啦!

我今天讲的主题是“红色家庭的初心传承”。我的父母都是“离休干部”。所以我出生、成长在“红色家庭”。

说到我的父母在解放前参加红色革命竟与华中师范大学有密切关系。我的父母在参加革命之前是在座落于武昌十五中原址的“中华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之一)读书,而且是同班同学。

至于我的父母参加革命工作,则与当年在华师等大学里工作的中共武汉市地下党的老师们有关,与新四军中原大学的高校干部有关。当年中原大学的校领导是邓小平、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原大学最初就在湖北大别山革命根据地。为了向红军输送各种文化人才,(因为没有文化的军队是一支愚蠢的军队)。1945年,作为中共武汉市地下党的白宗福老师、赵源老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程焕清老师(华中师范大学)将我的父母连同他们的一些同学秘密输送到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去念中原大学。随后,我的父母就参加了革命,参加了新四军第五师(中原部队)。中原部队领导问我父亲有什么技能?父亲说:我会骑马。其实他的文言文和英文水平都很高。父亲会骑马是因为父亲的爷爷曾经经营过一支古丝绸之路上的商业马队,而且他从小上学都是骑马的。于是部队领导就安排他到了骑兵部队。后来1946年,父亲就参加了著名的中原突围(五师突围)。

前不久,我在华师老协的安排下参观了大别山革命老区的“李先念纪念馆”。我亲眼目睹了“中原突围”的声光动画视频,再现了当年“中原突围”的壮烈场景,了解了“中原突围”的前前后后。作为骑兵的父亲在1946年的中原突围中,高举战刀,冲锋在前。在冲过跌路封锁线时,父亲右腿大腿部中弹,鲜血直流。但他并没有落马,而是紧抱着马脖子,挥刀斩劈,冲过了封锁线。母亲在“中原突围”以后于1948年经领导批准回到了武汉外婆家。因为怀上了我。1949年,中原部队投入解放武汉战役,父母以及外婆和我在汉口重逢。后来,这个家变成了祖爷、祖母和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九人在内的十三口之家,所以,没有共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同父同母的九个兄弟姊妹的今天!

这就是我基于红色家庭背景,不忘初心的原因。如今我已是具有20多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员,决心不忘初心,继续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